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royalcastle | 23rd Feb 2008 | 精神科 | (2063 Reads)
Picture醫生的責任,當然最重要的是醫治好病人,其次是教導病人如何能避免再患上同類疾病。精神科醫生也是如此,但是除了要照料病人之外,精神科醫生的責任還要兼顧病人的家庭。因為好的家庭支持,對病人的康復是很重要的。

香港醫務委員會指引中指出:註冊醫生在執行臨床常規過程中,其對病人的專業責任包括與病人的專業關係、溝通、藥物的使用、財務安排、與同業的關係等範疇的主要基本責任,以及在其他特殊範疇中的責任。

但是,精神科醫生的責任範圍並不止於以上所列內容。並不是所有的病都能治好的,所以能夠使疾病不致惡化也是很重要的。精神科醫生的責任,不只要對病人負責,還要對病人家人負責,有時還要對社會安寧負責。

在各種不同的要負責的對像中,自然有著對醫生不同的期望。不要以為所有的人都認為,醫生主要職責是醫好病人就可以了,有的人就不一定這樣想。是什麼人會這樣想呢?

任誰都想不到,會這樣想的,以病人本身最多。當然不是所有病人都會這樣想,會這樣想的只是其中的一小部份。但是,以病人本身的立場看,他是有道理的。病人會這樣想的道理是什麼呢?

首先,病人可能不願治病,他可能在自己思覺的空間裡,活得比在現實中快樂。其次,病人可能不願改變自己的生活模式。有的病人因濫藥習慣導致精神失常,經常要出入精神病房,他可能不願意戒掉濫藥習慣。事實上,大多數在精神病房里出入的濫藥者,都是因為戒不掉濫藥習慣。

最重要的一點是,有些病人沒有病悉感,他認為自己根本沒有病。既然沒有病,又何來醫治好他的病呢?所以,他會認為醫生的責任並不是醫好他的病,而是讓他出院。醫生不讓他出院,在他的感覺裡,就是一個惡醫。

最後,要澄清一下!大部份的病人、家人都是希望醫生能醫治好病人的。有特別想法的只是其中的一小部份人!


[1] 政府應該重用公立醫院的精神科醫生

轉貼

政府應該重用公立醫院的精神科醫生

有了精神病多年,見過的醫生實在不少。然自有病以來,從未聽過他們誤診之事。恕我淺陋,我從沒聽過他們認錯。我的恩師曾說過人誰無錯,但看了董顯光先生的。他說蔣介石是一代完人。閱後頗有得著,更令我相信人是完美及老師必謬的真理。既然眾多精神科醫生從不犯錯,他們必定是無可非議的,必定是精英中的精英。留他們在醫院管理局,實在是大材小用,實應把他們大加發揮,否則必然是我城的一大損失。

現在的司法制度是有上訴機制的,究其原因,是原審法官可能犯錯。眾所周知,讀法律的要求是一個字也不能錯,而那些法官和律師竟然有錯。簡直罪大惡極,並非完人。政府實該把那些庸官全數辭掉,把他們的位子全由精神科醫生頂上。

每年公開考試都有改錯試卷評錯分之事。學子何辜?這些庸師真的惡貫滿盈,他們一定須要學習從不出錯的精神科醫生,我敢保證只要政府開辦敎師再培訓課程,邀請醫生們任敎員,我肯定自此以後不會再有苦讀而被改錯的事件發生。

我年少時曾因事在警察局落口供,就我所見,警員在一份口供內起碼有四五次修改。如此這般,實浪費紙張,有害環保。建議找從不犯錯的精神科醫生開班授徒。我相信這樣對我城警方會是好事。

現時私人執業的精神科醫生一次看診要花至少半小時,而公立的則只需十分鐘左右,既然公立的用十分鐘便能做到私人半小時做到的工作效率,我提議廢除私人精神科,把全體醫生集中在公家,這樣便可令資源更能善用。

行政長官曾蔭權先生曾經說他代表所有香港人,最後道歉了事,簡直胡說八道。曾先生必須退位讓賢,給從不犯錯的精神科醫生領導我們。

如眾所知,全世界的民主政制是來自法國大革命前的啟蒙思想家,盧騷是其中之一,他曾指出公眾意志(General Will)的重要,但今人忽略了他也說過公眾意志會被人誤導,即會出錯,那如何是好?為了我城百萬民眾之福祉,我強烈要求改革議會及行政制度,我城是不能出錯的,一定要讓永遠不錯的精神科醫生帶領我們,統治我們。我強烈反對言論自由,因為醫生是無可指責的!


[引用] | 作者 不留名字 | 23rd Feb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2] 司法制度必須改革

轉貼

司法制度必須改革

本地的司法制度常被港人引以為傲,說什麼寧縱不枉,未定罪前假定被告無罪,為全世界公認公平、公正和公義。簡直放屁!這些所謂核心價值全是錯的。判刑應用腦部的假設來判,不用證據,也不用陪審團,數個人的思考說了算!任何所謂的更新人士都不應給予機會,要把他們他媽的終生監禁!讀者看到這裡定說我胡說八道,大放厥詞。然看下去自會明白我的講法是合情合理。

我曾三次入住精神病院,見過不少住了超過十年的病人,其中一個叫J君,我曾問護士為何關他這麼久?答案是他曾多次爆竊別人的汽車,為防止他重投社會再做案,故關他十年也不讓他重投社會。

醫院管理局實是全港最公平、公正和公義的公營機構,真的是多快好省地維護社會正義,完全省下了證據、盤問、答辯和陪審團的無謂程序,完全用假設來判人坐牢,真是非常正確,無可非議。不是嗎?我們可曾聽過那些醫生護士認錯?他們永遠不錯!他們是無可指摘的!他們是正常人!一定比我們精神病患者合乎邏輯!他們可以憑腦部思考得知一個積犯會否重犯!他們行社會公義,為維持社會穩定而使用自己的權力關人十年!他們的心理是絶對正常的!

那還要法庭、法官、律師和陪審團幹啥?不是浪費納稅人的金錢和時間嗎?既然我們的醫護人員是全對的,他們關我的朋友必然是無錯的!

既然一個人有前科便判斷他會再次做案是合情合理的,我們還給機會那些更新人士幹啥?我們這樣做是為了擔心他們再犯呀!絶對是公義的呀!鄧小平先生在八九年六月四日也是出於擔憂呀!所以我反對平反六四呀!永不犯錯的醫護人員告訴我擔心是可以關人十年的呀!

在書店看書時看到一本叫,何須他們敎呢?我們的醫生護士便是讀心專家了。他們可以不用FBI的方法便能知曉犯人會否重犯而判人閉鎖十年,那還要警察幹啥?把他們調去辨案不就成了嗎?

http://hk.myblog.yahoo.com/confucian_johnny


[引用] | 作者 不留名字 | 23rd Feb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