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royalcastle | 4th Jun 2009 | 從精神科看時事 | (1097 Reads)
Picture香港政府最喜歡做的事情之一,就是參考外國的經驗,然後足本照抄用在香港。從很多年前的傳意式的英文,到現在的精神病人融入社區安排(Community Care),都是一樣!

傳意式的英文教學方法,幾年前已被很多教育界人士詬病,認為此教法忽視英文根基建設,不是一個好的教學方法。精神病人的融入社區安排,同樣會引發很多問題。

精神病人融入社區的作法,在澳洲和紐西蘭都做得很成功,一則可以讓康復者有自己的生活,二則可以減少政府的負擔。因為精神病人在醫院所需的開支,是遠遠超過在社區所需的開支。

精神病人融入社區,在澳紐取得成功的經驗,使得政府有關部門和醫管局高層心花怒放,高興不己。認為這是一個節省醫療成本的最佳方法,還可以兼顧到病人的自由權利。

但是,並不是所有別人成功的經驗,他人都能做到。因為各地的外在環境因素和生活習俗都不相同。橘逾淮而枳的情況也時有發生。美國的民主制度在美國非常成功,但菲律賓的民主制度完全是美國的翻版,卻出現和美國截然不同的結果。

精神病人融入社區的計劃,在原意上來說是好的。但是,原意上是好的東西,在實際上卻未必會是好的。宋代王安石的變法在原意上也是好的,但在實際上卻產生不好的影響。

香港的情況和澳紐的差別很大,香港地少人多,居住環境十分擠迫,生活比較緊張;澳紐地廣人稀,環境清幽,生活比較愝意。在居住環境擠迫和生活緊張的地方,精神狀態容易變差,進而引起復發。在居住環境清幽和生活不那麼緊張的地方,個人的精神狀態較能維持。

所以,一些康復得並不十分成功或仍有剩餘徵狀的精神病患者, 在澳紐地區出院後,在擁有充足的社區護理的支持和擁有較大的私人空間的情況下下,過其社區生活是可以的,也是對病人和政府來說是雙贏的。

但是,香港的情況卻不一樣。一則,社區護理的比例遠遜澳紐;二則,香港人口稠密,私人空間不足,容易引發和家人或鄰居的衝突和矛盾。進而影響康復者的精神狀態。

最近發生的精神病康復者在社區生活時,突然間精神病復發的事件,在某種角度來看,就是這種盲目仿照外國經驗的後果。當然,政府和醫管局也不想有這種事情發生。

但是,在沒有學澳紐的足夠精神科資源的情況下,只學了他們的所謂Community Care,然後就在香港實施,不會太兒戲嗎?澳紐的空間我們不可能學得到,澳紐的文化和我們又不同,就這樣盲目的只取他們其中的一環去仿照,是好是壞誰也不知道!難道就只能由無辜市民和無辜病患者去做白老鼠來証明嗎?

參考資料:

精神病人應融入社會 但須密切支援防變故

 


[1]

香港同外國係原全唔同,但是,讓精神病人出醫院回家,無論是否所謂「融入社區」,當病人病情己受到控制,我覺得是應該給他回家,精神病是一種長期病,精神病藥物更可能要食半年至數年,無可能話完全病好才可出院,况且醫院生活並不好受,病人是否適合出院,是經過醫生診斷過的才會批准出院治療,我估重點係主診醫生,佢嘅判斷才是main point,佢要着力在病人出院是否適合,要考慮因素除了在病情更要顧慮病人是否有親人照顧(carer)。


[引用] | 作者 有同感的人 | 14th Jun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病人在病情得以控制的情況下能回家當然好,事實上如果病人的病徵已經消除,就可以算是康復病人。「完全病好」這個概念,有時精神科並不合適。

香港精神病人很多,不融入社區的話,多多醫院也不夠住。問題是:需要跟進的病人在社區的病人有沒有足夠的跟進。大多數的病人都不需要社康護士在社區跟進,他們只要準時回去門診部覆診和準時服藥便可。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royalcastle | 7th Jul 2009

[2]

你好!我先生患上妄想症, 應該病左成年我地先醒覺到佢有問題, 而家睇私家醫生食左兩個星期藥未見好轉, 我好擔心佢唔會好返, 我成日都喊, 怪自己對佢唔好影響到佢有病, 請問如果佢一路有食藥係咪一定控制到個病嫁, 我真係好擔心, 請指教。


[引用] | 作者 貓女 | 30th Jun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妄想症的來源眾多,你不應該硬把責任攬上身。

如果是不需要入院的病,在精神科裡算是較為輕微的。所以,你不必太擔心。有私家精神科醫生治療,第一步你們走對了。(當然公家也可)。

有疑問你應該詢問你丈夫的醫生,他對病人的情況較為清楚,會解釋得好一點。

絕大部份的病人在治療下都可以康復,但絕不能擅自停藥。無論藥物副作用多麼困擾,只能和醫生商量換藥或調整劑量,不要自己決定。現在的藥比以前好得太多了,所以也不必太擔心副作用的問題。

不過,輕如感冒藥都會有副作用,如果受不了某種藥物的副作用的話,就應該和醫生商量換藥。

希望可以幫到你!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royalcastle | 7th Jul 2009

[3]

多謝你回覆, 我會盡我所能控制自己情緒及接受丈夫有精神病這個事實, 可惜是他根本不承認自己有病, 這相信是病者家屬最大的苦惱, 不過我一定會盡我所能跟他共渡難關, 好多謝你.


[引用] | 作者 貓女 | 20th Jul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4]

人權第一,如果專家話可以出院
當然出院
香港的去院舍化是指精神科醫院吧
精神科醫院的床位也有限
也很貴2xxxx一個月,
不知現在成本
而香港的社區化是指中途宿舍
中途宿舍的環境通常一流
較寬闊
更有環境清幽者如明愛新果座
當然也有些質素較舊的


[引用] | 作者 KCH | 22nd Jul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5] Re: 貓女
貓女 :

多謝你回覆, 我會盡我所能控制自己情緒及接受丈夫有精神病這個事實, 可惜是他根本不承認自己有病, 這相信是病者家屬最大的苦惱, 不過我一定會盡我所能跟他共渡難關, 好多謝你.



加油吧
這是普遍的病人情況
而妄想症就我個人覺得是會多點這些情況
很多病人最後都有病識感
只是時間的長短


[引用] | 作者 KCH | 22nd Jul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6]

你好!我想知道關於更多香港政府對精神病康復者的支援的資料.請問你認為香港香港政府對精神病康復者的支援是否足夠嗎?你認為香港政府在支援上可否參考國家呢?


[引用] | 作者 NWS | 18th Jul 2013 | [舉報垃圾留言]

[7] Edward Mroz

Which host steroids 74 grow hopeful. Gluestick clink steroids xkcd rag purple. Bent hamburger steroids online blood babble? Fitch Quinn steroids national geographic sling shaking. Bless pretty.



[8] Edward Mroz

Room crush buy testosterone visa Wednesday because? Foil mop buy testosterone medication road soot. Those girl steroids jaw kept cheerful? Chair pomp steroids overdose spat Troy. Church t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