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royalcastle | 8th Jan 2007 | 從精神科看時事 | (2885 Reads)

Picture精神科約束(restraint)可分為兩種,一種是化學約束(chemical restraint),一種是物理約束(physical restraint)。聽起來很複雜,其實很簡單。化學約束即是肌肉注射鎮靜劑,即俗稱打針;物理約束即是把病人用約束帶固定在床上,即俗稱綁床。

約束是精神科的最後絕招,是要到萬不得己的情況下,一般方法試過都無效的情況下,才允許使用的最後一式。約束的使用在大多數的情況下,都是要按醫囑(doctor’s prescription)才能施行的。

但在緊急的情況下,當值主管也可以先施行物理約束(綁床),然後在約束進行後儘快通知醫生。化學約束(打針)則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要按醫囑進行,如沒有醫囑,護士不能施行化學約束。施行化學約束前及後,必須做足護理措施。 

兩種約束法在精神科裡都是常見的,有時單獨使用化學約束,有時單獨使用物理約束,有時則兩種約束法一起使用。而約束的期限是有限制的,在各個不同的時段,都要通知不同的主管人員進行審核。在約束其間,病人也會得到應有的護理及輔導。

對需要約束的病人使用約束,是為了保護病人。為什麼這樣說呢?因為當病人的情緒處於極度不穩或精神狀態處於極度不穩時,便有可能會失控,傷害自己,或有時會傷害到他人。這時候,便需要使用約束。

當然,當事人(被約束者)會不快,但在權衡輕重的情況下,保護病人比當事人的感受來得重要。使用約束不只是保護被約束的病人,也保護了其他病人和工作人員的安全,確保每個病人都能得到適當的照料。

並不是所有的病人都需要約束,能夠控制好自己的病人並不擔心會被約束。事實上,大部份的病人都不需要約束,除了一部份病情反覆者及新入院時情神狀況不穩者外。

《截取通訊及監聽條例草案》(下稱《截聽條例》)的作用也和精神科約束相類似,都是用以保障安全為目的。《截聽條例》保障的是社會的安全,精神科約束保障的是病人的安全。

兩者都是有監視和保障作用,但也都是令當事人不快的。唯一分別的是,《截聽條例》的主要對像是蓄意破壞社會安寧的人,而精神科約束的主要對像不是蓄意破壞者。

Picture

《截聽條例》和精神科約束都有著重重監管以防濫用的,而且兩者都是交由專業人員操作的,這是值得大眾信任的地方。 有些人反對《截聽條例》,認為會侵犯私隱,甚至說會傷害人權。但針無兩頭利,既要保障社會安寧,又要保護私隱,其實是熊掌和魚的問題。孰輕孰重,一掂就知。

何況,是由受過嚴格訓練的專業人士所操作的,加上有適當的監管,根本不存在濫用的問題。 我們不可能期盼破壞社會安寧的人,如毒販及黑社會會遵守社會秩序,故此需要監察他們的舉動,以防社會安寧受到破壞。如若不允許這條條例通過,豈不是幫他們開了綠燈,讓他們隨意破壞社會安寧?

在《截聽條例》未通過時,有議員揚言要用「拖布」策略,提出大量修訂使政府沒有足夠時間在最後一天通過法例。他們以社會安寧為綁票的肉參,逼使政府要麼不理社會治安,不去監聽罪犯;要麼為了社會治安,政府犯法去監聽罪犯。

經過立法會逾50小時辯論後終獲通過《截聽條例》,賦予執法部門進行偵查的理據,條例既能保障公眾私隱及利益,也可給予執法機關需要的權力。《截聽條例》獲通過,令執法機構可根據清楚的理據和法律要求進行偵查,在保障市民私隱和執法有效性之間已取得平衡,對署方和市民均帶來好處。

不過,公民黨立法會議員吳靄儀憂慮,條例將令政府走向極權之路,使無辜市民成為被偷聽對象。

但警察和罪犯,你會選哪一個來相信?

替罪犯設想,而不替社會安寧設想的立法會議員,你又怎麼看呢?


[1]

>警察和罪犯,你會選哪一個來相信?
世事並非非黑即白的;

n年來都沒有截聽技術,難道上古社會崩潰了嗎?香港一直沒有這個條例,難道過去大大你活在不安寧的香港下嗎?


[引用] | 作者 風華正茂 | 10th Jan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2]

非也!n年都是有截聽技術的,不過沒有立法規管而己。

有心令截聽條例胎死腹中,不是為罪犯大開方便之門嗎?就算沒有存這個心,但這種只考慮自己的利益,不理會社會的利益的行為,還是不可取的。


[引用] | 作者 castle | 11th Jan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3]

大大沒有答過偶的問題...

有沒有截聽和立法是兩碼子的事,既然這麼多年都沒有管制,那麼香港以往不安寧嗎?這條只需答”安寧”或”不安寧”.

大大是不是說沒有這個法例香港就不行了呢?難道幾個星期前香港就很不安寧?現在立法了,大家就安寧了嗎?

立法後,警方”懷疑”大大你有意上網發動恐怖主義,於是就把你的手機家中的電話還有MSN和家人朋友的一切進行截聽,最後查出了大大沒有可疑,但大大的通信記錄因”備用”而存在警方的資料庫中,有需要時就會被查閱,當中也許會包括了大大和女朋友的"私密”對話,如一些,”我很掛念你”的SMS,什至大大背著女友去”溝女”的秘密 XDDD 也許大大會說自己對得著天地良心,沒有事好藏起來,但就這樣像大大的私人對話等等被別人收起來隨時可取看,那麼大大你又會有何感受呢?還是大大不介意自己任何行為都受著”某人”的監管呢?

開宗明義的截聽和暗裡使用是不同的~

---

況犯者為之小數,犠多數人之私穩
予少數權人查聽,社會代價何其重哉?

截聽權於政治尚未得計,君在自由中,不知自由人權尤可貴,不知政治之暗黑也~

網上發一文尤可能有察卒上門,這是何等之罪啊?

故政治權力必須以制約,否則只為收窄言論自由大開方便之門.

罪犯求財求利求色,只傷財貨姿色;且賊之為賊,有其因也,若不是肉食者鄙,不恤民情,社會不安,民不得食,當賊何為?豈有棄貴而為賊耶?

請察之~


[引用] | 作者 | 11th Jan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4] Re:
:
大大沒有答過偶的問題...
有沒有截聽和立法是兩碼子的事,既然這麼多年都沒有管制,那麼香港以往不安寧嗎?這條只需答”安寧”或”不安寧”.
大大是不是說沒有這個法例香港就不行了呢?難道幾個星期前香港就很不安寧?現在立法了,大家就安寧了嗎?
立法後,警方”懷疑”大大你有意上網發動恐怖主義,於是就把你的手機家中的電話還有MSN和家人朋友的一切進行截聽,最後查出了大大沒有可疑,但大大的通信記錄因”備用”而存在警方的資料庫中,有需要時就會被查閱,當中也許會包括了大大和女朋友的"私密”對話,如一些,”我很掛念你”的SMS,什至大大背著女友去”溝女”的秘密 XDDD 也許大大會說自己對得著天地良心,沒有事好藏起來,但就這樣像大大的私人對話等等被別人收起來隨時可取看,那麼大大你又會有何感受呢?還是大大不介意自己任何行為都受著”某人”的監管呢?
開宗明義的截聽和暗裡使用是不同的~
---
況犯者為之小數,犠多數人之私穩予少數權人查聽,社會代價何其重哉?
截聽權於政治尚未得計,君在自由中,不知自由人權尤可貴,不知政治之暗黑也~
網上發一文尤可能有察卒上門,這是何等之罪啊?
故政治權力必須以制約,否則只為收窄言論自由大開方便之門.
罪犯求財求利求色,只傷財貨姿色;且賊之為賊,有其因也,若不是肉食者鄙,不恤民情,社會不安,民不得食,當賊何為?豈有棄貴而為賊耶?
請察之~

看來閣下對這個條例產生的背景不是太瞭解。
回顧歷史,我們會發現泛民主派很早便發現訂立《截取通訊及監察條例》的需要,可是一直以來,不論殖民政府還是特區政府都置若罔聞。只是到了近期,終審法院裁定執行機關的監察行動不合法,政府才匆忙在法庭容許的寬限期內緊急立法。

這是為什麼要立法的原因,是由於長久以來的監聽行動,終審法院裁定監察行動不合法,所以才需要這個條例立法。並不是因為以前沒有監聽。

所以,你的問題問得奇怪,「沒有管制會不安寧嗎?」當然不會!但立法後可以保障監聽的行動是有監管的,市民的私隱得到較佳的保障。因為以前的監聽相比現在的監聽條例,以前的監聽是沒有什麼監管的。

我想你要搞清楚的是,監聽是早已存在的事,不是在立法後才能做的事。港英年代也有監聽。無論在香港或海外,截取通訊和秘密監察都是執法機關不可或缺的調查工具,對維持治安及保障公共安全十分重要。


[引用] | 作者 castle | 12th Jan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5]

這裡有點資料,可以供閣下參考:

http://hk.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id=7006082700231

截聽條例有咩用途呀??
對我地有咩野影響呀??
呢個係唔係好野黎,定係唔好既野??

無論在香港或海外,截取通訊和秘密監察都是執法機關不可或缺的調查工具,對維持治安及保障公共安全十分重要。與此同時,它們也無可避免地對私隱造成一定的侵擾。

執法機關的職責是維持社會治安和保障公共安全,這是大家都同意的。不少調查都指出香港市民對執法機關的信任程度很高。市民期望執法機關能繼續有效地打擊罪行及保障公共安全,以確保香港作為全球最安全的城市之一的地位。而賦予執法機關必需的權力去執行他們的職責,完全符合這期望。反之,過分限制執法機關的工作,或不適當地公開他們的行動細節和執法能力,將會令不法之徒有機可乘,逃避制裁,這不是一般市民所樂意見到的。

但此條例會與市民私隱及其他權利的保障產生衝突。其中,《基本法》第三十條明確規定 -「香港居民的通訊自由和通訊秘密受法律的保護。除因公共安全和追查刑事犯罪的需要,由有關機關依照法律程序對通訊進行檢查外,任何部門或個人不得以任何理由侵犯居民的通訊自由和通訊秘密。」

任何人士在私人處所的任何活動,無論是否有合理的保障私隱措施,都應該有絕對的私隱權,除得到授權外,不得受到監察。雖然看來這種做法會對私隱提供最大的保障,但這明顯與社會的一般認識和普通法這方面的案例相違背。到將來立法規管社會上其他人士,包括傳媒,這樣的標準,特別是在本港人口稠密的環境下,將會產生不合理的情況。例如,某人的單位的窗戶對著鄰居的窗戶,即使他沒有拉上窗簾,但仍然可以說他的鄰居若看到他在窗前的活動,便屬侵犯了他的私隱。同樣地,某人在家裡高聲與人交談,造成對鄰居的滋擾,他也可以反過來說他的鄰居聽到他的談話是侵犯了他的私隱。我們的社會是否認為每個人有這種私隱權,並且應按《基本法》的要求立法保護這種私隱權?我們認為這樣做不會是達至適當平衡的方法。

比起英國、澳洲和美國這些地區,條例草案的建議對保障私隱方面已相當充分。在英國、澳洲和美國都沒有既設立由法官授權,亦同時設立獨立的專責監察機關的保障機制。而一些我們條例草案規管的秘密監察行為在澳洲和美國根本不需要任何法定授權,更遑論需要接受獨立監察。

我有很好的理由相信條例草案,在尊重市民的私隱及其他權利,和保障市民的生命財產這兩方面,已達致一個很好的平衡。


[引用] | 作者 castle | 12th Jan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